yaboAPP网站

新聞中心 藝術園地 散文

母親的笸籃

2020-09-11 00:00    來源:煉鋼廠    作者:張長錄

yaboAPP网站        前些日子,妻子突發奇想想納鞋墊,在家里這兒翻那兒找,就是找不到針頭,我逛了大半個韓城,總算在老城的小巷里完成了使命。在過去,只要到炕頭母親的“百寶箱”——針線笸籃里一翻,大小型號的針頭,五顏六色的線頭應有盡有,十分方便。

        笸籃的正規叫法是笸籮,在過去是農家針線必備的物件,如今都算得上是有年紀的老古董。它的形狀就好似現在的洗臉盆,圓底無蓋,材料是用荊條編成的,內外刷漆。在我的老家就有一個,還是母親當年的陪嫁品,只是笸籮邊沿的油漆在歲月的長河中已經被沖刷得斑斑點點,現在靜靜地躺在我家老木柜的上邊,里邊的東西已經稀稀落落。曾經那可稱為母親的“雜貨籃”,里邊的東西可多了,有縫衣服用的鋼針包包,有納布鞋時套在手指上的頂針,有各種顏色的線團、剪刀、米尺、錐子、小手鉗,還有全家人用硬紙剪成的鞋樣、布頭、扣子等等,凡是母親做針線活所需要的東西在這里都可以找得到。

        新三年,舊三年,縫縫補補又三年。在農閑時節,母親就開始為全家人過冬做準備了。母親雖然文化程度不高,但她的針線活卻樣樣精通,七大姑八大姨經常找母親幫忙,每當這個時候母親都會拿出那針線笸籮放在我家的土炕上,畫著、剪著、縫著忙得不亦樂乎。那個年代能穿上一件新衣服,在我的印象中只有在過年的時候,在家排行老二的我,穿的都是母親將哥哥的舊衣服繼續深加工的再造品。母親經常晚上在那昏暗的煤油燈下,從笸籮里拿出積攢的布頭碎料,一會兒剪一會兒裁,又一會兒在穿針引線,接下來就是縫縫補補。燈光映在母親的臉上,一道道皺紋十分明顯。現如今想起來,感覺那時母親縫補的不是衣服,是默默的愛,是深深的牽掛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那個年代小小的針線笸籮是勤勞的象征,它曾經凝結著母親辛勤的汗水。我是穿著母親的“千層底”長大的,它伴隨著我的求學生涯,伴隨我一步步走出大山,曲曲折折的山路磨爛了多少雙老布鞋已經無法計算了。我知道一雙老布鞋要穿在腳上,母親需要付出很多辛勤勞作,要依據腳的大小準備鞋樣,做鞋幫子、再納鞋底,好似在組裝一臺機器。母親總是在她的笸籮旁剪呀、裁呀、縫呀、粘呀,精心準備好都放在笸籮里邊。特別是母親納鞋底的情形讓我至今記憶猶新。炎炎夏日家人都在午休的時候,母親就會拿出她的“雜貨籃”,從里邊找出大頭針,穿上自捻自搓的麻繩,戴上頂針,坐在老院的房檐下開始了她的第二職業。母親先用錐子在僵硬的鞋底上鉆個眼兒,用大頭針牽引著麻繩扎在眼里,用鉗子將針頭拽出,再用手使勁地勒一勒,緊接著用尖尖的錐子在頭上劃一下,進行下一個錐眼穿線的作業。在一旁玩耍的我望著鋒利的錐子總是阻撓母親不要在頭上劃,生怕劃破母親的頭皮,慈祥的母親總是笑著對我說:“沒事,玩去吧。”長大后才知道那個習慣性動作具有潤滑的功能。就這樣,母親忙完農活之余一針一線重復著同樣嫻熟的動作,保障著全家人布鞋的供應。人們常用“千層底”來形容老布鞋的堅硬耐磨,“只要功夫深,鐵杵磨成針”,母親當年那密密麻麻的勞作是長年累月練就的一種功底,那是多么地不容易。

yaboAPP网站        那個時候在農村凡是出嫁的新娘子,娘家人都要準備針線笸籮,紅紅的笸籮代表著紅紅火火,也是娘家人對女兒的一種期望,希望女兒出嫁后辛勤勞作,把日子過得幸福美滿。隨著經濟的發展,社會的進步,母親那一代人使用過的針線笸籮早已退出歷史舞臺,我們只能在博物館里見到它熟悉的身影。但是年邁的母親如今還是時常拿出那伴隨了她一生的笸籮,坐在太陽下邊給她的孫子們縫縫補補,只是失去了當年那種熟練……

  • OA系統
  • 企業郵局
用戶名:
密 碼:
友情鏈接:
網站首頁 | 公司簡介 | 建言獻策 | | 聯系我們 |
電話:0913-5182222 5182333 傳真:0913-5182345    
版權所有 陜西龍門鋼鐵有限責任公司 ©